出类拔萃的多风度非凡 2020-07-24 07:48

  真正有风度的人即使是粗衣麻布也显得高贵,它是受着良好氛围熏陶而汇集各种美德的品行,是从内而外的真实。

  谈起风度大部分人会将其与绅士联系起来,一位西装革履,头戴礼帽,足蹬皮鞋的男士形象随之显现,他谈吐高雅,彬彬有礼,待人谦和,举手投足之间都很好的诠释了“风度”的涵义。

  如若说男子对于女子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么,女子对于男子的选择则为“非风度翩翩的君子能得佳人之心”最不为过。

  一个有风度的人,一方面知识渊博,见多识广,本身具有良好的修养;另一方面,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尊老爱幼,助人为乐。

  他们善于用表情、语言、体态等行为使人愉悦;用学说、谋略、哲理等内才让人诚服;用谦卑、沉毅、奉献的精神震撼于人。

  正所谓“出类拔萃者,皆风度非凡也”,凡与之相处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拥戴其为圈子的中心,并深受其绅士风度的影响,生活的格调与品位也会随之悄然提升。

  这样的人从来不会缺少朋友,因为他们总能用一颗豪迈与旷达的心去迎纳周身的人。像不拒绝任何水滴的大海,海纳百川,汇聚成海,才有了海洋的辽阔;像不嫌弃丘陵的高山,虚怀若谷,连绵起伏,才有了高山的壮丽。

  如此,他们用本身的大格局造就风度,更是因存在风度让许多优秀的人进入到自己的人生格局中来,帮助自己更好的拓宽格局。

  终生都在为主义而奋斗,以“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周恩来总理就是一个风度翩翩君子的典型代表。

  新中国解放的初期,因刚成立不久且实施发展的道路是少部分国家持有的主义社会,所以国际地位十分低下,接踵而来的各国对外交流,常常会遭遇很多质疑中国的存在,鄙视中国人的国外人的发难。

  有一次,一个美国的记者来华访问周总理,刚好看到周总理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支笔由美国出厂的派克钢笔,随之便以挑衅的口吻问道:“请问总理阁下,你们泱泱中国人,为何还要用我们美国的钢笔呢?”

  周总理拿起笔,看了看,然后淡淡地微笑道,“说起这支笔,就让我想起了一位朝鲜的朋友,这是他在抗美援朝中得到的战利品,当时他坚持要我收下,将其留作纪念,我觉得确实很有意义,所以就收下了这一支本属于贵国的钢笔。时隔已久,又有很久没有和这位老朋友见面了,怪想他”。

  还有一次,是一个访华代表团前来中国交流,其中有一名官员竟当着周总理的面说道,“我发现你们中国人都很喜欢低着头走路,可我们美国人却总是抬着头走路。”

  随行的中国人听到这句话都极其愤懑,其中所含的侮辱之心显而易见,但囿于是外交场合,不能说对其强烈斥责,但是,又不能忍气吞声,任对方羞辱。

  这个时候,周总理的一句话语惊四座,他不慌不忙的回答,“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中国人低着头走路是因为喜欢走上坡路,较之而言,美国人比较喜欢走下坡路。”

  什么是风度?从周恩来总理身上我们知道,就是风趣得大度。他人无论用如何刁钻,蔑视的口吻去挑衅,换得的都是淡然处之的态度。

  就像周总理,总是能够用一种幽默的方式,运用“一语双关”,将他人妄图使其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激怒的陷进掩埋。话锋回转,化解的是同旁人的紧张与尴尬,击破的是局中人的得意与阴险,赢得的是所有人的钦佩与掌声。

  英国的剧作家肖伯纳说过,“有风度的人成就未来”。的确,风度之大者格局必然大也,它是内在美与外在美的结合,更是一个人广交友道的资本。

  真正有风度的人即使是粗衣麻布也显得高贵,它是受着良好氛围熏陶而汇集各种美德的品行,是从内而外的线-

  在《世说新语》中有一段关于曹操的这样记载:三国时期,有一次匈奴派了使者来,本当曹操接见,可是曹操觉得自己身材太过矮小,相貌不够俊美,有失大国风度,便找了当时相貌俊美,很有威望的部下崔琰来冒充,他就拿着刀扮成卫士站在崔琰的旁边。

  接见之后,曹操暗中派人打听了使者的反映,使者说:“魏王(指崔琰冒充的“曹操”)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可见,个人的风度并非外在决定,也非天生,而是依靠后天的培养,它成就的最大关键就于人的内心,只有心灵美了才有了外在的风度之美。那些装腔作势,矫揉造作,不懂装懂的戏码只会遮蔽它的光芒。

  听过一个这样的笑话:农科院里的一个毕业生回家了,他自诩风度翩翩,学识深厚,绝对可以到家乡大施拳脚。

  刚一进村的时候,他就见到邻居的老园丁在移植果树,想着机会这么快就来了,于是,马上摆出一副专家的姿态说道,“老农,你这种移植的方法是很不科学的,按照你这种做法,这棵树来年能够结出

  个苹果就够让吃一惊了。”老园丁听完后十分纳闷,看着这位初生牛犊的年轻人,然后慢腾腾地说:“不光是你,我也很惊讶,因为这是一棵桃树。”

  这就是重外轻内的结果,彷如东施效颦,为拥有风度而模仿绅士,只会让人贻笑大方。所以说,人若想要保持优雅的风度,赢得他人的真诚相待,就必须保持美好的心灵,宽己待人,才能促使人生格局宏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