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真风味 纪《风味人间》第一集 山海之间 2020-07-23 18:58

  阴晴冷暖,盈缺变换,人间风味,山海之间。古今相连,便是食味亘古不变;中外汇融,即是滋享风味人间。

  天转寒,食物既是热量的充衡,亦是远走万里跋涉山海所寻家乡慰藉。食人间百味,思炎凉冷暖;涉山海之间,悟世事轮转。

  阿勒泰大尾羊食草木精华,孕浓香郁味。当年生的羔羊幼嫩酥软,肉脂丰沛,浓香清甜,清水过煮,便得世间佳肴。

  斗转星移,草木荣枯。四方徙行牧餐,哈萨克人对马肉情有独钟。化雪取水,寒夜冽藏,深锅旺火炙腌制马肉,文火冷风熏马肠贯肋,即成哈萨克独有美味。

  蒙古呼伦贝尔袤原上,多年生羯羊浑生一份浓醇质感。蒙古族人围卵石以炙烤,热奶桶密闭增压。时间推移,尽展魔力。奶桶肉皮肉焖烤,汁水丰盈,触刀即开,绵密浓烈,余香萦口。

  皖南火腿择选优质猪后腿,渍盐少则腐多即败。贤惠皖妇拿捏自有乾坤。渍咸,去盐,曝晒,山地笼气,日月集华,塑就火腿完美食味。

  在伊比利亚,多纳托人对火腿的挚求到了极致,但滋味哪有终极。繁复的制作,剔透的口感,贮炼凝藏,自然让咸香与甘甜迹遇相逢。

  谷物主食自古最能予中国人幸福感与安全感。河洛平原上,原是青黄不接时应急口粮的碾转,代辈相传,在薪火中化作无穷滋味。糖分与淀粉相转相存,旺火焠炒,不焦不湿,细软弹爽。

  陇中高原,主食副菜皆可入的土豆在临洮人的手中尽展食材魅力。反复的糅合捶打,淀粉支链分解,化得黏软糯口,煮蒸洒油泼辣子,万千感味,丰味无穷。那片土地上的西北人对土豆的挚爱便化作那句若要吃好饭,洋芋杂搅团”。

  遥隔万里,法国南部人对土豆的热爱同相可论,所逐寻的口感滋味与临洮人异曲同工。土豆泥与当地特产拉吉奥尔奶酪洽融相汇,碰擦出滑糯粘弹口感滋味。”

  中国为山地面积最广阔国家,复杂地理 滋生多样气候,涵养无尽美食。四川瓦屋山,全年气候过半阴湿多雨,清冷寒阴,冷笋便集山间灵气于其身,冷笋遥长于杳无人烟的深山,冷笋的鲜味瞬息万变,需即取即食或烘干存鲜。

  新疆巴楚位于荒漠与草甸交界处,巴楚蘑菇依赖胡 红柳的养分汲长,对水的需求极为稀少,吸水稍多的巴楚蘑菇,菇柄紧实,纹路层叠往复,质感脆嫩。与羊肉同炒,疏松多皱的质地肆意吸纳肉香,鲜香与肥美碰激味蕾,口口生津。

  中国人深谙养蟹之道,蟹之味寓于膏黄,饲以鲜活螺狮蚌肉,便可使洄殖期大闸蟹膏肥黄满,滋香馥郁。酥皮蟹以蟹粉和盖,蟹肉裹内,烤至蟹粉酥皮锁水,则蟹肉清甜,酥皮内低回婉转,荡味无穷。

  蟹膏蟹黄熬制秃黄油,盐与少量鱼露辅佐,吴茱萸籽实与生姜去腥提鲜。略硬膏黄,绵软雌膏,双滋合璧,直指人心。入姜丝香醋,拌至粒粒裹包膏黄,喷香馥郁,趁热盛出,伊时异香盈口。

  高原盆壤,漠荒牧场,亦或是澈湖远洋,时空碰撞,万里相通 ,熙熙攘攘,萍水相逢。相遇于时光,漂泊于异乡。食味是四海共通的语言,亦是那无泊寻藉的挚真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