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活跃的巡视组拓展中国“风闻言事” 2020-05-17 08:53

  最近,中央巡视组密集进驻一些地方和央企展开巡视工作,目的是加强党内监督,完善党内监督机制。对于本轮巡视工作,中央态度鲜明。习总要求中央巡视组敢于碰硬。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则要求,中央巡视组要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

  这个“千里眼”的比喻,让公众看到了高层对社情的渴求,渴望在体制上突破时空限制、穿越中南海而知晓千里之外的官场生态和民众对官员的评价。说到知情权,主语常常是“公众”,仿佛公众才会被蒙蔽,才会有知情渴求。其实,高层同样也常在下情上达的传输通道中被蒙蔽,他们同样有知情权,巡视组就是中央眼睛的延伸。

  “千里眼”的形象比喻,还很容易让人想起熟悉的历史上的“风闻言事”。“风闻言事”是中国古代帝王了解吏治民情、疏通言路、集思广益的一种途径,就是让任御史的监察官员将传言和未经证实的情况上奏给皇帝,作为考察官吏的参考。比如,康熙朝一些重大案件的揭露,正是得益于“风闻言事”。随着百年前帝制的终结和中国的发展,国家体制和社会生态今非昔比,但在两个场的现实隔膜和制度瓶颈下,传播还需要借助某种形式的“风闻言事”。

  近来活跃于各地的中央巡视组,很多方面就借鉴了昔日的“风闻言事”,比如巡视组采取的形式,公开采集线索,受理来信来访、召开座谈会、个别谈话、调阅资料、问卷调查、实地考察、核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重大事项,就是在“风闻”中寻找蛛丝蚂迹,为党内反腐提供线索。再就是,巡视组的职责主要是发现问题,而不是像纪委那样办案——办案还需要纪委监察部门按法律程序去办,也就是,巡视是停留于“言事”层面。

  实际上巡视组并非新制,早已有之。公众熟悉的很多大案要案,如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案,山西省委原侯伍杰案,都源于中央巡视组在巡视工作中发现的蛛丝马迹。只不过巡视组过去行动都比较低调,公众很少看到其身影。这种低调给了很多人一种错觉,好像既有很多案都源于反腐,或者源于网络曝料,实际上多数案都源于纪委监察部门在日常监督中的发现和查处。这一次巡视组高调走上前台,以公众看得见的方式去巡视,可能既是想改变公众“反腐基本靠”的错觉,也是扩展“风闻言事”的影响,扩展获知线索的途径,与民间网络反腐形成合力。更多的“风闻”途径,才能更多地“言事”,也就是更多地疏通言路发现问题。

  中国的网络反腐方兴未艾,常有人用对立的视角来看待网络反腐和纪委反腐,仿佛网络每一次的曝光都是对纪委价值的否定,两者仿佛是对立关系。其实不然,两者是同一战壕的朋友,共同的敌人是污吏。巡视组应该担负着一种凝聚纪委与网络反腐资源的职责,纪委需要借助网络反腐的人海资源和敏锐洞察,而网络需要借助纪委的调查力和权威性。虽然网络反腐势头很猛,但有时也会遭遇公信力的瓶颈,遇到了很多困境:一方面是曝了没人理,另一方面是受到诸多反扑和公关力量的制约,还有假消息的困扰。这些需要借助纪委的合作推进。

  “风闻言事”的巡视组还肩负着其他很多职责,比如是对地方一把手监督的补充。中央巡视组的巡视对象主要是省部级领导干部,这个群体常游离于既有监督体制之外,很多地方的监督止于一把手,形成了一种水泼不进的稳定生态,需要巡视组这种外部监督打破“一把手无法无天”的铁幕。

  网络反腐破了“风闻言事”这个题,需要活跃的中央巡视组去深入解题。这是民众的大幸,“老虎”和“苍蝇”们的大不幸。

  薛蛮子已取保候审罗青长逝世现身凤凰古城澳大利亚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习国安委会议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杂志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批捕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