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遭遇严重家暴还是没有选择及时离开? 2019-12-04 18:43

  昨天傍晚,时尚美妆博主宇芽发长微博称,在过去的半年多里,自己一直遭受着男友(微博@沱沱的风,本文简称为“沱沱”)的家暴。

  她说:“挣扎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跟大家说出这个事实,我不想再沉默,我不希望有女孩子再跟我一样。”

  宇芽因擅长化以假乱真的仿妆而走红网络,她和男友因工作上的机遇而相识,很快被对方的“才华”吸引了。

  家暴者往往都有一个特征:他们会努力贬损伴侣的价值,让伴侣感到自卑。这是他们控制伴侣的手段之一。

  宇芽说:“在一起后,他开始因为生活中的一点小事就对我各种贬低大骂,不断地向我灌输他的三观,否定我的工作和生活,给我不让我有正常的社交。”

  有专家把家暴行为描述为三个阶段:先是漫长的气氛紧张“冷暴力”期,然后猛烈的暴力行为发生,之后施害人会迅速道歉示好,以期得到原谅。

  她跑进电梯想逃走:“结果他追上来强行把我从电梯里拖出,用力掐我的脖子快要窒息,抓着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

  第五次,宇芽被打得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一瞬间她的腿没有感觉了。暴力之后,沱沱威胁宇芽说:“你告我,你也告不赢……如果你去告了我,那我就,我会写遗书说是被你害死的。”

  据宇芽透露,事情闹大后,沱沱的前妻们来找宇芽倾诉——原来每一位和沱沱交往过的女人,同样都遭受过家暴。

  据《人民日报》报道,我国约有1/4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暴行为。同时,近10%的故意杀人案涉及家庭暴力。

  受害者的不离开,让人们容易产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误解,不去插手帮助受害人解决这种亲密关系中的“隐私”问题。

  而有很大一部分家暴受害者,只是在心中紧紧捏着无法离开的原因,选择了沉默或索性做一个“帮凶”,掩盖事实……

  Lens 2012年10月号曾用56页报道过家庭暴力。下面,我们就借助这些真实案例,来展开介绍。

  2016年妇联的一项调查报告称,65%的女性在遭受家庭暴力后,因为怕被人笑话或瞧不起,选择忍气吞声。

  有个女士,在外面是个聪明、独立的形象,还是一个公开的女权主义者。所以,站出来承认自己被丈夫多年让她觉得很难堪。

  有很多研究都提到,拥有人格的“坏男孩”能受到不少女性青睐,就是因为这些女性会幻想自己能够拯救对方、对方能够为自己而改变。

  有个受害者,她的男友失业了,暂住在她的公寓里。男友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朋友,如果不和她在一起的话,他根本支付不起最基本的生活费,也没有人生目标。

  有个受害者,就是因为丈夫曾经帮她承担了很多事情——他帮忙还清了她的信用卡;在她被学校开除、被公司辞退后,是他一直陪在身边;在她不幸入狱时,是丈夫保释了她。

  因为家暴的过程也往往伴随人格侮辱与贬低,让受害者变得不自信,价值感降低,这样也就失去了逃脱的热情,因为觉得不会有什么人会爱上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受害者也会开始自责,觉得是自己之前犯了一些错误,才导致后来的局面,都是自作自受。

  受害者甚至会由此开始改变自己,想要讨施暴者欢心,甚至对其产生情感依赖,陷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处境。

  而且,一旦对方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温柔的、“回心转意”的一面,就会增强受害者的幻想,觉得自己坚持下去是有希望的、自己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两人因信任问题发生争执,在女子提出分手后男子失去理智,怒而拔刀。但当女子意识清醒过来后,却又写下谅解书,不愿男友坐牢,并表示等他出狱后两人要白头偕老。

  在长期受到伤害的过程中,受害者的自尊早已被反复碾压,抵抗力越来越虚弱,有时候,还会把孩子等加入到威胁的条件里来。

  有个受害者,她的姐姐一直在劝她离婚,但她拒绝讨论,一是为了孩子,二是丈夫威胁过如果她离开就会杀了她。“你到死都是我的人。”

  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机构(UNODC)去年发布的统计报告称,从比率上看,非洲女性因家暴而死亡的风险最大,数量上最大的就是亚洲,去年多达2万人。

  那就是在暴力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在苗头刚刚出现的时候,就要明确地说“不”,或者及时报警、寻求帮助。

  联合国的报告里,还特别强调了让男性参与解决方案的重要性,包括对孩子们的早期教育,让他们从小就懂得男女平等、打破刻板性别印象的负面影响。

  正像宇芽在讲述的最后所说的,“希望大家都不要遇到任何暴力,如果遇到一定要及时报警,保护好自己”。

  印裔完成了一个壮举肢解了三个“超级大国”,一个“未来超级大国”----印度,一个“现役超级大国”----美国,以及一个“过去超级大国”----英国